顏灑容:與掌中木偶的不解情緣

晉江新聞網2020-01-10 12:53

  11月25日,在第四屆海上絲綢之路國際藝術節——第六屆中國泉州國際木偶節中,由晉江市掌中木偶藝術保護傳承中心獻演的《玉骨鴛鴦扇》獲得了中外藝術家們的肯定。這部劇可謂是“老戲新排”,根據已故著名南派木偶大師李伯芬生前拍攝的影像資料整理本,通過退休老藝人(國家級非遺傳承人)手把手傳授的方式,對年輕一代演員進行活態傳承,推動掌中木偶的保護傳承。 

  為了保證演出質量,晉江市掌中木偶藝術保護傳承中心在復排中特地請來南派掌中木偶戲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進行指導,對每一個角色的動作精雕細琢。這個南派掌中木偶戲國家級“非遺”傳承人便是今日的主人公顏灑容。

  因為年紀小 差點和“布袋戲”錯過

  顏灑容出生于一個書香之家,父母親本都是老師,多才多藝,后來父親調到文化部門工作,成為一名文藝工作者。在父親的熏陶下,顏灑容自幼愛唱歌跳舞。

  1960年,12歲的顏灑容在父親的建議下,和14歲的姐姐一起拜師學藝。“父親說如果你想學藝術那就去學布袋戲(掌中木偶)吧。那時,我還沒見過布袋戲,以為也是在臺前唱唱跳跳的。于是就問父親什么是布袋戲?是藏在布袋里的戲嗎?父親一下子就笑了,告訴我說等見到就知道了,很有趣。”顏灑容說,因為父親說很有趣,當時她的心里充滿了歡喜。

  然而,李榮宗師傅卻覺得顏灑容年紀小、身高還不夠,有意只留下姐姐。“這是后來我正式留在劇團后,聽師傅說起才知道的。當時差點就和這一行錯過了,是負責的副團長看我挺機靈的,聲音也不錯,便說要不先留下來配音吧。” 顏灑容說,要不是當時劇團的童話劇缺少一個童聲配音,或許就沒有她和掌中木偶這半個多世紀的姻緣了。

  1960年7月,顏灑容和姐姐正式動身前往晉江潘徑木偶劇團(晉江市掌中木偶劇團的前身)學藝。父親為她們找的師傅是掌中木偶大師李榮宗、李伯芬父子。彼時,劇團剛剛參加完全國木偶會演,正在全國巡演上海站演出。“那天,我和姐姐坐著火車到了上海,心里滿是好奇,一直想看看父親說的很有趣的布袋戲是什么,可是趕到上海大劇院,已是晚上9點,戲已經結束了。我還是不知道布袋戲是怎么樣表演的。” 顏灑容說。

  “第二天,見過了師傅,就立刻被安排去練聲了。掌中木偶是要高舉過表演臺上表演的,木偶舞臺高1米7,當時我的個子才1米4,夠不著表演臺,師傅給我分配的是后臺配音的角色。”就這樣,顏灑容和姐姐開始了學藝生涯。一年后,因為家中有事,姐姐回家幫忙后便沒有再回劇團,反而當年差點因為年紀小被送回去的她最后留了下來,而且成為劇團的“臺柱子”。

   17歲第一次出演便是主角

  在劇團里,練聲、練指法、配音,成了顏灑容每天的必修課。這一學就是5年。5年里,她在幕后為很多演出配音,卻始終沒有手持木偶站在舞臺上演繹過一個完整的角色。

  17歲那年,顏灑容終于等來了第一個屬于自己的角色,團里排練現代劇《金沙江畔》,讓她沒想到的是,團里將女主角珠瑪的角色給了她。“我永遠記得第一場演出的情形。因為排練過多次,起初我心里并不慌張,但是當配樂響起,燈光打下來,我的心里卻一噔,真切地感覺到這和平時訓練是不一樣的。” 顏灑容說,表演時要一邊唱詞一邊操縱木偶,一心二用是比較累的。訓練的時候累了可以暫停,但是演出的時候卻不行,因而那一場戲,她是在激動和緊張中完成的,好在演出很成功,這也給了她很大的信心。

  從此,顏灑容開始成了劇里的骨干力量,先后主演了《白龍公主》《五里長虹》《清源仙女》等木偶劇,而且這些劇均獲文化部嘉獎。2002年,她在《清源仙女》中主演擎珠仙子,獲文化部金獅優秀演員獎,真正成了劇團的“臺柱子”。

  擔任的角色越重要,也意味著越辛苦。又要唱又要操縱木偶,常常一場戲下來,顏灑容都累到說不出話來。“印象最深的是表演《小悶》(又稱《小七送書》),這出戲很受晉江觀眾的喜歡,每次下鄉演出,都被要求加演。我扮演五娘的角色,要連續40多分鐘不間斷地表演。” 顏灑容說,雖然這段戲只有一幕,但卻要連唱三首曲目,又要唱又要注意手上動作,容不得一絲差錯,精神總是要高度集中。“有時候碰到感冒了,就會影響演出效果??墒怯^眾喜歡,所以也只能努力去表演到最好。”

  再后來,顏灑容開始想著如何在表演上創新。她以傳統表演為基礎,對旦角表演及服飾方面進行了創新,使木偶形象在表演、造型上更接近真人。特別是在旦角表演中造型的完整性和水袖的運用方面進行了豐富與拓展。“以前的水袖只有一條,拋灑上去了也會滑下來,后來就想辦法把水袖加寬加長,解決了水袖滑下來的問題。并且衣服的造型也進行了豐富。”顏灑容說。

  退休后仍致力于傳統表演的傳承

  除了表演,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傳承,顏灑容這一代的骨干演員便成了傳承的主要力量。“那些年,我們經常要到處去招小演員,到全市各鄉鎮、各個學校去物色合適的人選。” 顏灑容特別記得,1994年,她和同事到福建藝術學校泉州分校招收學員的情形,“學木偶戲,聲音要好,手要靈活,身材要高。因而對身高、手指長短、靈活度,聲音都有嚴格要求。人挑過來了行不行,要學習一年才能知道。有不行的就要繼續再招。當時招了8個人,幾乎都留下來了。”說起這一批的招生,顏灑容很驕傲,因為這批人不僅都留了下來,還成為現在的骨干力量?,F在晉江市掌中木偶藝術保護傳承中心副主任、劇團的當家花旦蔡美娜就是這一批成員。

  2016年,晉江市掌中木偶藝術保護傳承中心為了繼承和發掘南派掌中木偶的傳統藝術,計劃復排《玉杯記》《玉骨鴛鴦扇》兩出傳統劇目。那時,顏灑容已經退休10多年了,但一聽說要復排傳統劇目,她便立刻回到劇團擔任指導。

  “小時候跟著老師學傳統戲,臺詞都是老師傅口傳心授,每一部戲的臺詞都得默記在心上。下鄉去演出,鑼鼓一響,上臺前,老師傅說唱哪一出戲,我們就唱哪一出。” 顏灑容說,相比以前的“草臺”演出,現在作為舞臺綜合藝術展示,一個劇目排演的分工更加細化和規范。要把《玉杯記》《玉骨鴛鴦扇》兩出傳統戲重新復排,可不輕松。沒有劇本,只有2002年拍制的錄像帶。顏灑容和傳承中心年輕的演員們一起,根據錄像帶的錄音,一句句用方言把演唱的臺詞整理出來。

  “我不會用電腦,沒有年輕人幫忙不行。”顏灑容說,要先把劇本整理出來,在排演前分發到各個演員手中,讓演員提前熟悉劇情和臺詞。

  就在這次《玉骨鴛鴦扇》復排期間,顏灑容每天都會去排練現場,仔細觀察演員們的動作和唱詞。11月初,距離演出只有不到半個月的時間,正是緊張排練的時候,顏灑容的老伴卻因突發疾病住院,眼看演出時間就要到來,大家都在緊張排練,為了不影響演出,她不顧辛苦,醫院劇團兩頭跑,有時還親自上陣表演給年輕演員看,一顰一笑、動靜之間無不散發著一位老戲骨的風韻,讓人忘記她已是一位年近古稀老人。

  人物名片

  顏灑容,1949年11月出生,晉江人,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晉江布袋木偶戲代表性傳承人,國家二級演員。1960年入晉江市掌中木偶劇團,師承晉江布袋木偶戲大師李榮宗、李伯芬,學習南派表演各行當技藝,全面掌握生、旦、丑、北、雜等各種行當表演藝術,專攻生、旦,尤其擅長旦角。

  記者_黃海蓮 陳巧玲 文圖

標簽:戲劇|木偶|非遺
編輯:林琳
体彩顶呱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