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掌中木偶遇到機器人——技術創新與非遺傳承的進退

中國文化報 2020-01-23 12:45

  中國文化報1月23日訊  隨著人工智能的迅猛發展與廣泛應用,科技與非遺不斷互動,傳統戲曲與人工智能的碰撞在帶給人們新奇感受的同時,也在不斷拓展非遺的傳承方式。

  掌中木偶機器人在校園圈粉

  “觸感游戲嗨到不行,人機對戰驚險刺激,木偶元素和科技元素結合驚艷到我了,很贊!”日前,由福建省晉江市委宣傳部、市文化和旅游局等主辦的 “文化+科技”百場木偶進校園活動走進晉江一中,晉江一中初一年級學生莊宗澤頗為感嘆,“沒想到古老的掌中木偶居然還能玩智能游戲!”

  在演出現場,掌中木偶機器人借助機械臂操控著一個真實的布袋木偶,惟妙惟肖地搖頭、擺手、舞扇;“墻來了”和人機大戰游戲讓學生們玩得不亦樂乎,爭先恐后體驗高科技。

  “這樣新奇的表演方式,讓我感受到了木偶戲的別樣魅力。”小木偶戲迷林心妍看到機器人與演員同臺演出經典劇目《大名府》時激動地說。

  莊宗澤和林心妍與六七十位同學在現場玩瘋了,一旁的活動組織者、晉江一中教師劉翼看在眼里、喜在心頭。“組織了多年的木偶進校園活動,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熱鬧過。”劉翼說,“以往更多是孩子們在舞臺下面遠遠地看表演,但因為木偶小,演出在禮堂,舞臺離觀眾席遠,互動少,學生是不是看進去了也無從知曉。”

  劉翼的擔心,正是晉江掌中木偶藝術保護傳承中心這幾年一直焦慮的問題:木偶進校園演出10多年了,真正走進學生心里始終是個難題。在文化與科技發展日新月異的當下,非遺傳承如何借助科技力量破圈呢?

  于是,便有了掌中木偶機器人的研發。

  非遺傳承借力現代科技

  “為什么要研發木偶機器人?”在晉江市掌中木偶藝術保護傳承中心主任陳詩章看來,除了進校園遇到瓶頸以外,木偶技藝傳承以往都是靠師帶徒,推廣有局限。與現代科技結合,能夠拓展傳統藝術的形式和維度,助力活態傳承。

  而機器人的研發也須以掌中木偶戲的自身特點為基礎。已有1000多年歷史的掌中木偶,最大特點就是模仿性、互動性和舞臺表演的動作性、技巧性。日常生活中的飲酒、吐水、抽煙等動作,都能被掌中木偶演繹得栩栩如生,比起操縱技巧更為復雜的提線木偶等更容易上手,尤其在青少年兒童中備受青睞。

  “掌中木偶機器人是以機械臂、機械手指模擬木偶演員的手臂及指部動作,并利用人工智能技術,讓木偶機器人學習木偶演員的表演模式,從而不斷完善木偶機器人的表演。”廈門大學信息學院副教授佘瑩瑩帶領數字媒體技術和藝術專業的學生組建研發團隊,從2019年2月開始研發掌中木偶機器人。

  “人工智能技術可以精準記錄演員的數據,幫助非遺項目傳承。”佘瑩瑩說,人工智能可以非常精準、多角度地捕捉、還原、虛擬演員的每一個精細表演動作,并運用數據在三維空間進行模擬,在用于表演的同時,通過機器人還原,完整立體呈現表演形態,其效果遠遠超過傳統的視頻記錄。

  2019年5月19日,在晉江市文化旅游節上,掌中木偶機器人首次亮相,吸引了兩三千人現場觀看,網易直播平臺的在線觀看人數達到近28萬。

  “目前木偶機器人的表演還很粗糙,只能簡單模仿演員的基本動作,精致與細膩程度較之演員表演還有很大差距,更無法呈現情緒、情感表達。”參與了木偶機器人研發并多次與其同臺表演的晉江布袋木偶戲省級代表性傳承人蔡美娜說。

  最初,研發團隊希望將機器人研發成旦角木偶,選擇了玫瑰金顏色,卻發現難以模仿旦角的豐富表演,后來在蔡美娜的建議下,改為丑角。而選擇與演員同臺表演《大名府》這一劇目,也是因該劇多是雜耍動作,唱詞少,感情戲份低。

  盡管如此,掌中木偶機器人還是展示了豐富的可能性。佘瑩瑩介紹,機器人現在已能完成一些人工無法做到的高難度動作,比如360度旋轉等,在《大名府》中有幾個動作在旋轉幅度上比演員更大;下一步將不斷完善技術,使其表演更加生動、優美、細膩,更好地與演員配合表演,并設計更多的交互形式,嘗試新的表演方式,提高觀眾的互動參與度。

  陳詩章的眼光投向了更遠:今后木偶進校園要將研學與旅游結合,打破地域,走出晉江;同時,傳統文化與科技的跨界聯合將開拓新的演藝市場,實現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雙豐收。

  技不壓藝,戲不變味

  在憧憬未來的同時,另一種聲音也引發了激烈討論。

  “一開始大家都很擔心,如果機器人都能演木偶戲了,那我們演員怎么辦?”演員林靜如說。

  比起演員的顧慮,老藝術家的擔憂更為深遠。晉江布袋木偶戲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顏灑容、李勝奕提出:“人工智能的介入,是否會讓掌中木偶‘誤入歧途’,喪失了原有的根與魂?”

  “機器人畢竟是機器人。”12歲就已登上木偶戲舞臺的顏灑容回憶起自己58年的舞臺經歷時強調,作為一項流傳千年的非遺,單純依靠機器人表演,會失去木偶戲的韻味。

  對此,蔡美娜感同身受,她說木偶的根基還是演員賦予偶的情感,唱念等種種表演是機器人難以代替完成的。要敬畏傳統,堅定文化自信,不能本末倒置,讓傳統變味。

  “機器人無論怎么模仿,要達到演員表演的程度是不可能的。”戲曲研究專家王景賢認為,“兩者是完全不同的藝術表演形態,機器人不可能取代演員表演,代替演員表演也是不可取的。

  因此,從一開始,陳詩章與研發團隊就為木偶機器人表演設置了“防火墻”。在所有機器人參與的活動中,都保證演員的同場表演,并以演員表演為核心。演出現場還設置手工環節,觀眾在動手畫木偶、縫木偶的過程中,了解木偶的表演、制作,全方位感知木偶文化。

  “非遺是主體,技術在底層,技術是服務,是輔助,這個關系是毋庸置疑的。”佘瑩瑩強調。

  此外,陳詩章認為,非遺保護重要任務之一是傳播與推廣。“機器人就像一把鑰匙,打開人們對木偶的興趣之門,讓更多人從喜歡到熱愛,進而關注到木偶戲劇的本體。”

  “‘木偶戲+機器人’進校園能吸引更多青少年兒童關注木偶、關注非遺。因此,這種方式是值得提倡的。”王景賢說,晉江掌中木偶攜機器人進校園是一種有益的嘗試。在他看來,非遺傳承,培養人才和觀眾同樣重要。

  中國文化報駐福建記者_黃國勇

標簽:戲劇|木偶|非遺|技術|創新
編輯:林琳
体彩顶呱刮